李健:產業報國,讓世界點贊中國制造

中共湖北省委統一戰線工作部 http://www.yalrqc.live/ 2018-09-05 14:41:55

信息來源:經濟處      字體: 【大】 【中】 【小】
  大家好!我是李健,京山輕機集團董事長。我發言的題目是《產業報國,讓世界點贊中國制造》。
 
  最近一直在學習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湖北重要講話精神,越學越感受到總書記講話的高屋建瓴、博大精深。總書記對湖北“四個切實”的殷殷囑托,首要的就是推動高質量發展。對于湖北民營企業來說,這是殷切的希望,也是責無旁貸的責任。
 
  在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促進高質量發展的大考中,年輕一代企業家要有家國情懷,努力當好答卷人。尤其是實體經濟企業,在新時代更要勇敢地挑起重擔,立志于“百年老店”持久經營與傳承,付出更艱苦的努力實現產業報國夢。省委、省政府出臺《關于營造企業家健康成長環境弘揚優秀企業家精神更好發揮企業家作用的實施意見》,就為年輕一代企業家堅持正確價值追求、健康成長指明了方向。
 
  京山輕機是中國包裝機械行業第一家上市企業。目前,以上市公司為龍頭,已發展成為一家涵蓋高端裝備制造、汽車零部件、現代農業、非銀行金融、新能源電池等多元化產業的集團公司。
 
  我是2014年正式全面接手企業的。在正式接班之前,我就已擔任多年集團總經理,實際負責企業運轉,父親孫友元更多的是擔任顧問的角色。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堅忍不拔之志。若問父輩留給我最大的“財富”是什么?我的回答是精神的力量,是勤勞和專注。我們新一代人要捧著父輩的衣缽,將企業和企業家精神發揚光大。
 
  那段時間,傳統制造業面臨的大環境并不太好,世界金融危機恢復緩慢,中國經濟面臨著下行壓力。挑戰可想而知。“轉型”是不得不長期且專注思考的問題。
 
  金融危機之后,京山輕機的主要出口國都遭遇了通貨膨脹和貨幣貶值,外銷陷入困境。
 
  為了應對危機,我們提出高端精品、國際化和服務化三大戰略,使京山輕機發展成為網點遍布全球4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世界級企業。
 
  高端精品戰略的核心是創新。過去京山輕機的產品是國內第一,但距離全球第一還有差距,這個差距不是體現在量上,要論產銷量,我們早就是世界第一了,真正的差距是核心技術水平和品牌,我到過美國、歐洲多次,看到他們包裝行業的情況與國內有很大不同,數量極少的大集團壟斷了80%的市場,工廠智能化程度很高,不像國內中小廠家遍地開花,我堅信未來國內包裝行業也必然會出現集團化,到時候大包裝集團肯定只會選擇技術水平最高的設備供應商,其他走低端的設備供應商將逐步被淘汰,想明白了這一點,我就堅定決心向高端精品轉型,研發新的智能、高速、寬幅生產線,逐步淘汰低端的A、B型生產線。在轉型的初期,新產品的研發失敗時有發生,巨額研發投入短期內看不到效益,加上行業周期和去產能的原因,2012年公司出現上市以來首次虧損,我的壓力非常大,但我還是非常堅信自己的判斷,在最困難的時候也沒有停止對研發的投入,隨著國家環保政策和用工荒的原因,從14年開始市場果然如我當初預測的,對智能化的高速瓦楞生產線的需求開始爆發,2年的研發積累使得公司迅速實現了趕超,不僅市場占有率和銷售利潤得到提升,公司品牌形象也全面超越臺灣和歐洲同行。
 
  國際化戰略最初實施還算順利,在我2001年加入京山輕機時,公司國內市場形勢很好,訂單非常飽滿,沒人會想去做國際貿易。我大學學的國際金融,非常明白中國加入WTO后,國際市場對京山輕機未來的重要性,想成為一家國際企業,一定要參與全球競爭。我回來后從零開始,招聘團隊、海外布點、帶隊跑訂單、做交付,幾乎所有工作都親力親為,不到5年時間,出口金額就超過3000萬美金,正在我躊躇滿志的時候,2008年金融危機到來,訂單急劇下滑,經過幾年時間才逐步恢復,我們意識到單純的出口貿易抗風險能力太弱,國際化需要升級到2.0版本,實現從貿易向海外研發制造轉型,充分利用海外的人才、技術優勢,從2013年開始,我們就響應國家“走出去”戰略,在印度設立工廠,2018年,我們響應“一帶一路”政策號召,準備在俄羅斯設立研發制造基地。
 
  而服務化戰略的提出,則讓京山輕機一度陷入“混亂”。上世紀90年代的京山輕機曾對用戶承諾,京山輕機銷售的機械設備維修等服務終身免費。實行服務收費后公司內部阻力很大,很多人擔心收費之后,銷量會下降。推行了大概一年多,效果很差,很多人會懷疑戰略是否正確,我也在自省這個戰略到底對不對,因為短期來看,執行收費肯定會影響銷售。
 
  反復思考后,我認為服務必須要收費,這樣才能更好地提升服務效果,為自己和客戶創造價值。我們把銷售和服務部門強行分家,同時改為每年兩次的免費排期巡檢服務。如果用戶需要隨叫隨到,或是進行產品系統升級改造等附加值更高的服務,就需要付費。
 
  以往服務部門是個大包袱,現在反而成了我們營收的重要一部分,年營收近2億元,用戶滿意度也在不斷提升。
 
  不過,我深知,當遭遇行業“天花板”時,除了在傳統業務上有所突破和創新,還需要找到新的、發展潛力大的業務。
 
  行業困難期,如果僅僅圍繞原有的業務方向轉型,是很難活過來的。2008年之前,我更多是關注京山輕機已有的業務,也就是“埋頭拉車”。這之后,才開始“抬頭看路”,去尋找一些新興業務,轉向多元化發展。
 
  其實,早在2000年,集團就已通過收購國寶橋米走向多元化之路。2006年,與雄韜股份合資成立了湖北雄韜電源科技有限公司,開始向新能源領域進軍。
 
  2010年,汽車市場飛速發展的背景下,我們自建了汽車零部件鑄造項目,總投資達10億元。這也是京山輕機走向多元化的第一顆棋子。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自建項目并不容易。因為汽車生產周期很長,快則3年、慢則5年,短期內批量化生產很難,更何況是一個新進入者。
 
  2012年,京山輕機第一次出現虧損,這是一個主要原因。我們判斷汽車零部件有發展潛力是正確的,但是我們的方法有誤,就是不能什么都從零做起。所以,后來多以并購或者合資的方式,進入新的業務領域。
 
  京山輕機走向多元化的第二顆棋子,則是智能化和工業機器人方向。近年來,公司在智能制造和人工智能方面加大投入,通過自主研發、產學研合作、海外引智、海內外并購等方式,實現了從傳統裝備制造向智能制造的轉型。2015年公司收購惠州三協自動化有限公司,陸續開發出應用于鋰電池、3C等領域的自動化生產線,同時通過人工智能在機器視覺領域的應用,建立了強大的技術護城河。2016年與華科院士團隊成立鷹特飛、英特搏智能科技有限公司,開展長航時無人機、康復機器人領域的研發生產工作。控股武漢璟豐科技,切入數碼印刷領域。2017年收購蘇州晟成光伏設備有限公司,切入光伏自動化設備領域,2018年公司收購了深圳市慧大成智能科技,控股武漢深古安地,加強了集團在機器視覺和無人駕駛技術的積累,逐步構建了公司的智能裝備生態圈。力爭進入人工智能在工業領域的第一梯隊和領先者。
 
  在湖北視察時,總書記強調“使中國質量同中國速度一樣享譽世界”。
 
  在我眼中,京山輕機的產品是和國家形象緊密聯系的。
 
  我希望推動京山輕機在廣闊的國內外市場中擲地有聲;我希望有一天京山輕機在紙包裝業最發達的美國成為主流設備;我希望通過產品讓世界改變對中國制造、湖北制造的看法。我認為,中國從來不缺大企業,但是,需要培育一批真正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級一流企業。
 
  現在,京山輕機已經成為越來越多國外紙包裝企業了解中國制造的一個側影,成為中國企業和中國人實現“中國夢”的一個經典故事。
 
  產業報國的理想,將持續推動著京山輕機做大做強紙包裝裝備制造業,為國家和民族貢獻世界級紙包裝裝備制造業品牌,也希望我們的故事能激勵更多中國企業走向世界。
圣兽传说APP 福建麻将规则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安卓版 昨晚七乐彩开奖视频 内蒙古时时五星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记录 淘宝快3彩票平台 极速快乐十分玩法 山东11选5开奖官网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考研最赚钱的专业 全民欢乐捕鱼礼包 西游网页游戏官网 真钱21点平台注册 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走势 江苏11选5任7技巧稳赚公式